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
            “害!我明白滴。害!我馬上過去!害!!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坐在酒井橘原對面。

            尋思著酒井橘原這口音,要是以前的話,起碼8級大佐級別吧?

            沒一會兒,酒井橘原掛了電話,點頭道:“原來是這樣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她原本以為陳安林肯定會很好奇的湊過來詢問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她以搜查官的身份,和陳安林說這件案子的結果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是她失望了,陳安林端詳著面前的茶杯,也不知道想啥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到底想啥?

            搞得她原本有一大堆想要說的 ,可瞬間沒了說的心思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她哪里知道,陳安林現在在嘗試著將自己的法力灌入這個茶杯。

            在陳安林的眼中,茶杯變成了一個可以存儲法力的容器,但是這個容器遠比符靈紙更加脆弱,稍有異動,面前的茶杯可能就會破碎,到時候法力散去,沒有任何效果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好在他在灌入法力的時候能夠清晰看到茶杯內部紋路,法力如同水源,準確的進入茶杯。

            三分鐘后,茶杯內部的能量已經灌滿。

            仔細看的話,這茶杯內部的能量已經比酒井橘原開光的符靈紙效果都要好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就是開光么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了然。

            現在這個茶杯不但變得更結實 ,最重要的是,有人拿著它的話,能夠驅邪,比酒井橘原的符靈紙驅邪效果要強許多。

            畢竟酒井橘原的這個符靈紙太弱了,除了能對付最弱的日游鬼之外,普通的鬼非但不能對付,反而會招來這些鬼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就是差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 ,安林桑,安林?!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喊了幾句,陳安林抬頭道:“橘原桑 ,你說吧,我在聽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哦,我看你挺入神的 ,是不是有心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啊 ,電話里說的怎么樣?案子有眉目了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道:“嗯,是有眉目了,你絕對想不到,去我車上說吧,一邊過去一邊說?!?br>
            上了酒井橘原車后,酒井橘原說起了剛剛得到的消息。

            原來,那三個死者身上還真的有命案。

            三個月前,三個死者一起下班回家,由于開車的人就注意,一下子撞死了一個人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拿出手機,給陳安林看了一下死者照片。

            死者脖子斷裂,身上全是猙獰傷口,看得出,這個人死前被車子撞擊的非常厲害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目光一凝,照片上的人,和之前廁所里的小怨靈描述的鬼物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就是殺人的怨靈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點頭:“是的,當時那三個死者坐車后面,開車的人是他們的領導,目前在監獄。根據車禍記錄,發生車禍之后,他們的領導準備逃逸 ,這三個人無一阻攔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警方雖然在后面對他們也進行了指控,可惜因為缺乏必要線索,只能把他們放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道:“嗯,只是他們恐怕也沒想到,那個死者死后變成了怨靈 ,一直纏著他們,更沒想到,他們稀里糊涂的玩什么招魂游戲,最后惹禍上身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真是離奇呢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唏噓:“我們現在去的地方是遲竹山監獄,開車的肇事者現在住在那里,那三個人死了,我懷疑,接下來鬼會殺他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嗯,去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身體一躺 ,開始養精蓄銳。

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沒一會兒,車輛忽然一個急剎車,陳安林從睡夢中驚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他死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握著手機震驚 。

            掛了電話后,酒井橘原看向陳安林:“安林,剛剛警視廳打來電話,最后的幸存者,剛剛被發現淹死在廁所的洗手池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死了么,我們還是晚了一步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接下來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一下子沒了主意。

            人死了,意味著鬼可能也就離開那里了,那過去也沒有意義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出主意道:“鬼已經報仇 ,那么應該回歸到自己尸體了,我們現在早點過去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說得對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一下子被點醒,暗道這小和尚挺厲害的嘛,她都沒想到呢,小和尚居然想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一看就不是一般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根據調查,死者早已經被埋葬,酒井橘原車停在一片公墓之后,循著地址 ,找到了一個叫‘松本’的墓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他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看著墓碑上的照片,陳安林暗暗點頭。

            隨著天色越來越黑 ,墓地四周溫度也涼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是因為一些見不得太陽的普通陰物開始四處游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說實話,這里他還看到了三兩個比較強大的陰物 ,不過他沒動他們 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打了也沒用。

            解決靈異事件 ,并不是指的殺鬼,而是解決鬧鬼的原因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開始在松本墓碑前招魂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嗚,嗚嗚嗚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陰風開始呼嘯 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喊道:“松本,松本,有人要找你 ,出來吧,來吧,來吧,無論你在哪里,都能聽到吧?因為…………這里是你的家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在遠處的一處樹林里,一個孤魂隨意飄蕩著。

            但很快,這只孤魂身體一滯 ,不可思議的朝這邊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聽到了有人在呼喚他,這讓他很難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回去!”

            報仇了之后,這孤魂回來了,吸收了這么多具魂魄的陽氣,如今他也算是這里有頭有臉的孤魂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感受到這股召喚的感覺,決定朝自己墓碑走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誰在找我?”

            孤魂狐疑心想 ,自己已經報仇,按理來說沒什么好留戀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接下來,他決定了,要在馬路上害人。

            自己死的那么慘 ,被車子撞死 ,他要其他人也一樣,被車子撞死。

            ‘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’

            一想到這些,孤魂興奮的仰天長嘯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的他怨念十足 ,被他殺死的四個魂魄在他體內哀嚎著,可惜無濟于事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四個魂魄已經成為了孤魂的一部分,所以才會讓孤魂變得如此強大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先去看看是誰找我!”

            孤魂飄了出去,身后跟著一群野鬼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只孤魂儼然有成氣候的趨勢 ,繼續這樣下去,他遲早會變成鬼王,統領這一片的野鬼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都過去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孤魂命令著一群野鬼,瞬息之間,數不清的野鬼形成一團團黑霧,宛若黑色河流,席卷而出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咦 ,那里不對勁?”

            正在招魂的酒井橘原發現不對勁了 ,“怎么有這么多野鬼出現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會不會招魂術引來的?”陳安林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啊,這招魂術我用的是死者照片招魂的,不可能招到其它鬼?!蓖缛罩刑斓暮陟F,酒井橘原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像不對勁啊,我們趕緊走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太危險了,趕緊走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對自己的佛像金身也沒底,畢竟等級才是專精,不清楚面對如此多的鬼物會怎么樣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全起見,他也覺得先撤離比較好。

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很快他發現來不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身前左右,到處都是黑霧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些黑霧時不時變幻出一個個人頭 ,有老者,有怨婦,有年輕男子,更有腐爛的人臉混跡其中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頭都是埋葬在這里的野鬼,如今被強大的邪物操控,朝這里襲擊而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看的頭皮發麻,‘罷了,待會只能拼了,希望佛像金身能夠殺出一條血路?!?br>
            看到陳安林如此凝重的神色,酒井橘原心頭也是一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難道如此可愛的我,就要香消玉損了么 ?我還沒有嫁人,我還沒那個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她的心很亂,不知道怎么辦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殺出去?!?br>
            一咬牙,酒井橘原拿出一張大的符靈紙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是她師父給她的保命之物,當初說了,若是遇到非常危險的情況,一定要拿出這張她親自煉制的符靈紙,用以脫身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只能用這個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一咬牙,符靈紙扔了出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原本以為這符靈紙畢竟是酒井橘原師父親自煉制 ,威利肯定驚天地泣鬼神,無比嚇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哪知道,這符靈紙遁入野鬼群中間,一頭強大野鬼直接張口一吞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,這野鬼喉嚨鼓脹了一下,下一秒直接打了一個飽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就這?”陳安林扭頭看向酒井橘原,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橘原,你是不是拿錯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,是這些鬼太強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臉色蒼白一片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看我不殺了你們,吞了你們,我就能變成真正的鬼王?!?br>
            面前出現的,是一個張牙舞爪的巨型人影,仔細辨認的話,正是那個臉都被撞爛的青年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感覺壓力很大,他只能拼盡全力,“佛像金身?!?br>
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,他真的是動用全部力量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哇,好刺眼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‘哇’的一聲,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。

            她不知道哪里突然刺來的光芒,讓她根本睜不開眼睛。

            正當酒井橘原著急不已,尋思著這刺眼光芒是哪里來的時候,身邊的陰邪鬼物氣息驟然消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咦!”

            她睜開眼,掃視周圍。

            剛剛還龐大無比的鬼王大軍,不見了!

            沒錯,就是不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真是見了日了……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突然想到一個典故,傳聞,這個世界上有日神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法力無窮,每次現身都如同被陽光籠罩,刺眼奪目的光芒讓人根本睜不開眼。

            日神所過之處,百鬼退去 ,鬼王消弭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這時候也有些懵。

            自己佛像金身涌出,面前的鬼就都沒影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連一句話都沒說么?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桑,剛剛發生了什么事?是日神來了么?”酒井橘原急忙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呃……什么是日神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講了一下自己對日神的了解,而后繼續說:“日神很強大,是我們神社古時候的一個傳說,庇佑著我們神社的神女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搖著頭道:“實不相瞞,若是我所料不錯 ,應該是我解決了這些鬼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安林桑你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嗯吶,你不信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看著酒井橘原一臉驚呆的樣子,陳安林很無語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安林桑,沒想到你這么幽默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臉上擠出笑容 ,沒錯,她就是認為陳安林和她鬧著玩。

            畢竟剛剛那是什么威利?陽光普照啊,一出手,所有鬼群退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這種手法,饒是她師父都不可能有 。

            江戶安林這個小和尚確實有點小本事,這個她承認,可是再厲害,也不會比她師父還厲害吧?

            不會吧?不會吧 ?

            所以她覺得,有兩個可能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個是剛剛師父給她的符靈紙起了效果。

            當時扔出符靈紙的時候威利還沒提上來,等到了她真的面臨危險的時候,那股沖天的威利上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個可能,就是她們這些神社神女的秘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搞不好就是她們神女的守護神,日神來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信算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看酒井橘原這模樣,陳安林就知道她不信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也懶得解釋,目光淡然的看著面前的提示面板。

            上面顯示,又解決了一樁事件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回家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回家,由于今晚的事情太過詭異,酒井橘原也沒心思和陳安林探討什么,送陳安林回家后 ,自己一溜煙返回神社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回到神社的酒井橘原馬不停蹄,朝師父房門跑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師父!我回來了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。

            推開了倐田步美的房間 ,只見倐田步美正心平氣和的盤膝坐在蒲團上。

            她一手拿著一串晶瑩透亮的珠子,一手拿著一個手機。

            手機還打開著,上面正播放著一部電影,仔細看的話,電影按了暫停鍵。

            屏幕畫面中 ,是幾個男女在海灘上,享受著日光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橘原,為師不是和你說過好多次么,女孩子,做事要慢,動作要輕,說話要柔 ,你這般急急躁躁,未來如何繼承我的衣缽 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長嘆一聲,不經意的按下了手機的關機鍵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對不起,我是有急事,所以這么急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罷了,以后記住,明白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,師父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說吧,有什么事?!?br>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轉過頭,微微點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你給我的符靈紙,我用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,你用了,效果怎么樣 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心中一驚 ,連忙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 ,你自己的符靈紙,你自己不知道嗎?”酒井橘原有些奇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,不過我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邪物,萬一符靈紙效果不行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神情憂傷,“徒兒,為師這是擔心你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心中一陣感動,師父真的是太好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其實徒兒現在也很好奇,不知道那些邪物是你的符靈紙解決,還是日神解決?!本凭僭f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細細說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點點頭,把事情說了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聞言。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摸著下巴,心中低語:“日神…………那不是我年輕時候在輕小說上看的么?當時為了讓年幼的酒井橘原勇敢一點,就和她說我們神女有日神的保護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難道是我的符靈紙起的效果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默默點頭:“想不到,我的符靈紙居然這么厲害了,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你在說什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,沒什么 ,橘原,日神是虛無縹緲的傳說,這個你不必去深究,據為師估計,你能化險為夷,自然是靠的為師的符靈紙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說嘛,師父的符靈紙真是厲害,師父,能再給我幾張嗎?我防身?!?br>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微微搖頭:“橘原,成大事者,當靠自己。為師不是不愿意給,而是因為 ,你遲早要靠自己,打出天下,令百鬼臣服,若是一直靠我,你怎么才能成長呢?怎么才能變強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聽師一席言,讓酒井橘原茅塞頓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徒兒知錯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知錯就改,善莫大焉。想當年,為師走南闖北,殺鬼無數,師父也沒給我一張符靈紙,我就是靠著拳頭,硬生生的將那些妖魔打敗,所以你要學習,知道嗎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師父說得對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下去吧,這幾天我會抽空替你煉制符靈紙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大喜:“謝師父?!?br>
            等酒井橘原離開,倐田步美皺起了眉頭:“這符靈紙這么有效??要是下次不靈怎么辦?還是拖著吧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搖搖頭,倐田步美拿出手機,點擊播放。

            頓時,手機上傳來輕微的海浪聲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連續幾周,陳安林發現沒鬼打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警方那里,大河內表示最近沒案子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對隔三差五打電話過來的陳安林,大河內只能好言相勸:“安林桑,你見鬼的心情我能理解,可是我這轄區出了名的治安好,我也沒辦法啊 ,你要是實在缺錢,我給你介紹工作怎么樣 ?以你的姿色,我覺得在一家牛郎店里應該能混出點名堂,那里可比你打鬼賺錢多了,怎么樣?安林桑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不用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掛了電話,陳安林只能躺在沙發上,一臉愁容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個多月了 ,大河內那邊沒事干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那邊最近也沒消息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自己也出去調查過錄影帶殺人事件,可還是一無所獲。

            更無語的是,他發現他過來的年代,錄影帶沒了,大家都用碟片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搞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,你在想什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坐在一旁的日比美谷取來一顆葡萄,送到陳安林嘴里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‘吧唧吧唧’幾口后道:“工作上的事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說了么,我養你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靠我自己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又吃下一顆葡萄,義正言辭說道 。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34章 午夜凶铃——日神(求订阅亲们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御天玄帝

        王波

        霸道老公小萌妻

        醉舞星塵

        事后清晨小說

        舊月安好

        生死帝尊

        呱瓜呱

        新仙出爐

        祝聰

        神醫小魔妃

        萌家姑娘
        人妻激情偷爽文

          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