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
            “全球游戲進化 新”查找最新章節 !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回憶著前世記憶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件事,他當時也是在國內網絡上依稀看到。

            左川一夫個子矮小,只有一米五身高,從小被欺負的他性格自卑,內向,不合群。

            據當時老師們回憶,左川一夫性格確實怪異,他時不時會突然發出大喊 ,時常會躲在角落里用石頭碾壓地上的螞蟻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后 ,他發展到用石頭追打狗和貓,最嚴重的一次是把一只貓抓了,虐待而死 。

            那時候,師生們就懷疑他有問題,送去治療,之后左川一夫失蹤 。

            再次得到他消息的時候,當地接連發現一些人失蹤的案件 ,一開始警方毫無頭緒,之后有路人聽到凈明寺內半夜慘叫,有人懷疑那里藏有失蹤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件事才案發。

            那些死者死狀凄慘,作案過程饒是陳安林見多識廣 ,看的時候面目也是猙獰著看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網上鬧鬼的傳言不會空穴來風,一定有問題?!?br>
            查看了一下網絡上那些留言的地址 。

            凈明寺在奈西村那邊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人口老齡化,大部分年輕人都聚集在大城市的緣故,奈西村如今人口不足三十,且都是老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人雖少,但地圖上有,陳安林騎著車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怪不得打車貴,過去路程確實需要不少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騎車騎到傍晚 ,才來到奈西村內。

            時間還早 ,不過村里人家都已經關門休息。

            看得出 ,日本社會串門之類的很少,人情味太薄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估計是社會人文 ,以及生活壓力造成的結果。

            年輕人不敢結婚,老年人不敢不工作,因為據說雖然人口壽命長,但養老金頂多發到90歲 ,之后都要靠自己。

            因此出現了很多七老八十的老人還在干著搬運工,送快遞,服務員等等的工作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走在路上,這村子不大,天又沒黑,陳安林在路上騎行,想要找到凈明寺的路線指示牌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惜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,并沒有找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只能去問問附近村民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走到一戶看起來比較干凈的村民家門口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里的屋子造型,都是屋子外圍圍著一圈圍墻,這戶人家門口很干凈,沒什么雜草,說明有人居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咚咚咚 !老鄉,睡了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誰啊?”里屋傳來一個老爺子聲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,老鄉,我是路過的僧人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會騙子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是僧人,放心吧老鄉,我不拿一針一線,麻煩開下門,我有點事想問下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開門了,你問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凈明寺怎么走?貧僧要去度化了那里的邪物?!标惏擦纸忉?。

            門這時候開了,一個一頭白發的老人震驚看著陳安林,仔細打量了一下陳安林之后,搖頭道:“還以為是真的僧人,沒想到是騙子,小伙子,你也是來探險的吧?你膽子夠大的,一個人就敢去凈明寺?!崩先藫u頭感慨:“我勸你別去,那個地方真有鬼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 ,小僧真是僧人,聽聞那邊鬧鬼,特意前往?!?br>
            見陳安林態度認真,老人嚴肅道:“行吧,你若是能解決那里的鬧鬼事件,我給你錢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是錢的事,我是做好事?!标惏擦值_口:“不過施主一定要給錢,我也沒辦法?!?br>
            老人道:“你很實在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出家人就要實在一點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嗯,不過別怪我沒提醒,那里真的會死人?!?br>
            提醒之后,見陳安林堅持過去,老人給他指了路。

            了解了路線,陳安林心中了然 ,告別這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天還沒黑 。

            自行車騎在林間的小路上,發出‘咯吱咯吱’的響聲。

            終于,在天黑之前,他發現了寺廟。

            寺廟并不大,陰氣森森 ,門口處雜草叢生,臺階上長滿了苔蘚。

            踏入寺廟,一股陰寒的氣息傳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,我是來助死去的各位脫離苦海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看著面前幾團黑影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果然,和他猜測的一樣,這地方陰氣太重,一進來就看到幾團黑影飄著。

            從黑影的能量上來看,這些是最弱得陰物,連容貌都看不出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隱隱約約看到的是幾個蓬頭垢面的人影。

            佛像金身發動,涌過來的陰物還沒說話,便散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連謝謝都沒說就走了么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嘀咕,屋里的陰寒氣息散去了很多 ,不過在里屋,陳安林感覺到一道絕對的冷意。

            不知何時,里屋門口一個矮小的人影站在門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左川一夫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認出來人 ,網絡上這個人最顯著的特征就是長得矮,但滿臉橫肉,長得兇神惡煞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吃,好吃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陰影發出磨牙般的聲音,刺耳異常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種聲音普通人不好聽到,但陳安林佛像金身發動,身上佛力涌動,能夠覺察到各種陰邪之物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左川一夫,你殺人無數,沒想到死后還在殺人,貧僧只能把你度化,了卻你這殘忍一生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沒用的,我要吃了你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好吃,好吃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最喜歡吃你這個歲數的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香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炸 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燜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燉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左川一夫朝陳安林靠近。嘴里發出病態的笑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吃了,我就能和你一樣帥了 ,一樣高了,一樣好看好看了,嘻嘻嘻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你作案是為了變好看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道:“可惜,你錯了 ,氣質,才是最重要的,再丑的人,有了氣質之后,都會好看,下輩子注意吧 ?!?br>
            佛像金身迸發。

            瞬間,不大的屋子內金光籠罩,這里洋溢著春天的氣息。

            剎那間,左川一夫不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眉頭一皺,被凈化了么?

            “叮,當前完成任務:2.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任務是完成了,估計和之前那個一樣,被佛光凈化后跑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覺得如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下次還是不要全力以赴了,應該用柔和的佛光籠罩,這樣才能把魂魄抓走,讓人知道我完成任務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外面天色已經黑了,陳安林有些勞累,決定今晚就在這里休息一晚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里門窗都完好,這個天氣住在這里不用怕著涼。

            睡之前,陳安林在屋里巡查了一遍,在里屋倒是發現一些東西。

            幾個大箱子,里面還真的有佛衣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壓箱底的地方,陳安林還注意到一些書籍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里竟然還有佛經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拿起幾本書,翻看了起來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滅邪咒,百鬼咒 ,驅邪百物語?!?br>
            書籍挺復古了,陳安林不清楚這里人都沒了,這些東西怎么還在這里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轉念一想,好像也正常。

            日本老齡化嚴重,好多屋子都空關在那,有的人家死了,家中無人,一些東西就都留在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寺廟地處偏僻,里面僧人若是死了,他身前的衣物以及東西,肯定就被人放在這了,時間長了,加上鬧鬼傳說 ,自然不會被人發現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一晚上,陳安林借著手機燈光看了很久。

            通過模擬學習,滅邪咒,百鬼咒,驅邪百物語這些書籍的內容了解了個大概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類驅邪咒法并不強,遠不如佛像金身好用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學習這些,只不過是多學幾句唬人的驅邪話術而已。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,陳安林起的很晚。

            醒來一看,太陽都通過窗戶照進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如今這里邪物被驅 ,這里恢復了安寧。

            走出寺廟,沒走幾步,讓陳安林意外的是,昨夜遇到的那個老人竟然就在路上等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家伙,你一晚上沒回來,我以為你死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老人家走過來 ,繞著陳安林走著路,看到陳安林手上的幾本古籍,目光一凝:“這是一洋大師的經書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,老人家,你怎么知道?”陳安林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小的時候,這里人丁興旺,有很多人去凈明寺拜訪的,我那時候因為住在這附近,所以經常過去,那里的老方丈叫一洋大師,我有次偷偷進去,看到了這些書籍。他說過 ,這個世界有鬼有妖,學了這些就能諸邪不侵,可惜我那時候小,沒學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能住一晚,再拿到這些書籍,也說明你除掉了那里的鬼,跟我回家吧 ,給你錢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哦?!标惏擦指诉^去,順便問道:“老人家,為什么你要花這個錢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我開心,當年,我女兒和兒子,就是死在了那里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不說話了,怪不得這位老人獨居,原來他子女早已經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到了老人家里,陳安林只收了2萬日元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老人家本來是要給十萬日元的,用他的話來說,自己年紀大了,恐怕沒幾年好活,這些錢就給你吧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陳安林沒好意思,人家年紀這么大,自己還是少拿點吧 ,反正有這個技術 ,不愁沒錢。

            離開了這里,出了農村之后,陳安林才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電話。

            那村子信號太差,所以電話都沒接到。

            看來電顯示,是未知人物,不過打了好幾個,陳安林回撥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喂,米西米西?!标惏擦执蛘泻?:“不知是哪一位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君,是我,大河內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啊,是大河內隊長?!标惏擦中闹幸幌?,他本來就想處理好了這件事,就要去找大河內,問問附近有沒有靈異事件。

            沒想到對方就打電話過來了,真是巧啊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有事嗎?大河內隊長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昨晚我打你一晚上的電話了,怎么不接 ?我還想去你家看看呢,怕你有事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昨晚我來奈西村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跑那么遠做什么?”大河內是警視廳的隊長,對這一片環境很熟悉,知道那里有個叫凈明寺的地方鬧鬼,于是提醒:“那里凈明寺很邪門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是去那里,已經被我解決了 ,待會給你看看我昨晚在那里拍的照片?!?br>
            為了表示自己實力 ,陳安林自然是要證明一番。
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心中一動,暗道給陳安林打電話果然是正確的選擇,這個年輕人果然有真本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君,你回家了么?我想找你談點事?!?br>
            直覺告訴陳安林,大河內有好事找他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當即應諾 :“嗯 ,騎自行車呢,大河內隊長 ,快要到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現在開車過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能說說什么事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還記得前天和你提過的我們警視廳的術士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啊,你說他去一幢大廈那里處理案子去了 ,那地方有三個人連續失蹤,懷疑和靈異事件有關來著?!标惏擦只貞浟艘幌抡f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難道說,那地方出事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,那個人過去之后,也離奇失蹤了 ,現在我搞的也很頭疼,沒辦法,我認識的能處理這件事的,只剩下你 ,安林君 ,你能幫忙么?我會按照以前的費用 ,給你辛苦費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到錢,陳安林來了興趣:“當然能幫忙,不過這件事畢竟有一個術士失蹤了,恐怕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擔心處理不了 ?”
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皺起眉頭,若是陳安林處理不了,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,我的意思 ,畢竟上一個術士都處理不了 ,這事恐怕加錢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: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了 ,大河內隊長,你放心,若是處理不了 ,我是不會收費的,童嫂不欺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笑道:“喲西,我就喜歡你這樣直爽的孩子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說定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掛了電話,大河內笑了 :“收錢的才會全力以赴,不要錢的肯定不行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下午的時候,陳安林和大河內隊長見面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君,上我車再說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?!?br>
            上了大河內隊長警視廳的車,大河內皺眉道:“你驅鬼不需要帶工具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 ,我們不是術士,驅邪抓鬼不用亂七八糟的事物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豎起大拇指,“怪不得都說僧人驅鬼厲害,果然如此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笑了笑 ,并未多說。

            車輛啟動,大河內開始細談大廈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前天,他們隊里的術士過去驅鬼,術士名字叫酒井橘原。

            聽了這個名字,陳安林才知道他們的驅邪術士竟然是個女搜查官。

            感慨女搜查官業務豐富的同時,大河內繼續說著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聽酒井橘原說過,她是有師父的 ,可惜從未聽說她師父在哪,只知道是神社里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因此無法聯系,只能讓陳安林去幫忙。

            終于來到一幢大廈樓底。

            下班時間的緣故,不少人離開大廈,各奔東西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等人差不多走完了 ,我們就能進去了?!贝蠛觾冉忉?:“這是怕引起這里員工恐慌,沒辦法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這里的攝像頭這么多,難道沒查出什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說起這個,陳安林將手機遞過去 :“這是酒井橘原前天進去的畫面,你看一下,也許對你有幫助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接過手機,看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畫面是大廈樓底正門,此刻天黑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個穿著女搜查官的男子手提一個黑色箱子,進入內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原本她是有一個助手的 ,不過酒井橘原自己說過了 ,這種事不需要帶人 ,帶人反而麻煩,她就一個人進去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畫面中,酒井橘原進入電梯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神色很平靜,只是不停地警惕看著四周 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進入電梯之后,畫面戛然而止!

            一片漆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沒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道:“沒辦法 ,進入電梯后,監控突然失靈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嗯,問題恐怕出在電梯里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有辦法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有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想到了一個好辦法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前看那本百鬼物語的時候,他就發現一個引鬼的辦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,安林君 ,待會拜托你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?!?br>
        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大概晚上8點的時候,大河內看了看時間,“可以進去了,我和保安打過招呼,安林君 ,要我幫忙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戴著這個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大河內遞過去一個定位器:“萬一你出事,我能及時找到你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沒有拒絕,接過定位器,將定位器放于口袋,朝大廈走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廈入口處,兩個保安并沒有攔住陳安林,而是一臉憐憫的看著,這眼神,仿佛陳安林不再回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大廈建造了有三十余年,有幾十層高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失蹤的時候,就是這個時間按下了電梯。

            根據線索 ,之前失蹤的三個人也都是在電梯附近失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先去地下室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來的時候就想過,地下室是一幢屋子陰氣最重的地方,在那里使用百鬼物語上面講述的招魂術,也許能召喚死去鬼魂。

            電梯緩緩打開,并沒有任何異常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想要走進電梯,但到了入口,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退回來,考慮到電梯空間狹窄,萬一有什么問題,自己不就成了甕中之鱉?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是走樓梯?!?br>
            根據走廊頂上的指示牌,陳安林朝樓梯口走去 。

            樓梯間門并沒有鎖,陳安林走了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沒走幾步, . 他猛然感知到面前的空間閃了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若是普通人在這里 ,肯定是感覺不到什么的,但是陳安林始終運轉著佛像金身,一絲絲佛力在他身上蕩漾,能夠阻擋一切邪祟,所以很容易感知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來了么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看著面前,面前還是一條長長的樓梯間,仿佛永遠走不到頭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知道 ,自己是遇到鬼打墻了,好在有佛像金身,他一路走的暢通無阻。

            到了底樓的地下室停車場 ,陳安林發動招魂術,手指捏動法訣,一絲絲力量從手指蕩漾。

            踏、踏、踏……

            腳步聲一步步朝這里走來。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    為了方便下次閱讀 ,你可以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331章 午夜兇鈴食人魔事件(求訂閱哦)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

            喜歡《全球游戲進化》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!!  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28章 午夜凶铃——食人魔事件(求订阅哦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

        劉尚希

        九武天尊

        韓秀

        江城一品

        陌上豬豬1

        極品神瞳仙醫

        彌洛佛

      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簡介

        秋香姐

        極品全能學生免費讀全文

        吳丹平
        人妻激情偷爽文

          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