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正走著,耳邊傳來冷言冷語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心中一動 :“此行難道有詐?”

            他們將宗門剩余的高層力量全部帶出,若是半路遇襲,確實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。

            想到此,他輕笑一聲,覺得這樣也好。

            很簡單,幕后黑手為了對付他們,定然也是傾巢出動,那么干脆就將計就計,讓他們出來,然后解決。

            一行人繼續趕路,出了城后,胡月的母親梁香拿出鳳凰玉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塊玉有兩塊,分別佩戴于自己和胡恒之身上。

            夫妻倆若是想要找尋對方,只需通過鳳凰玉的牽引,就能察覺對方氣息,非常方便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就在右前方,跟我來?!?br>
            梁香飛身而出,根據鳳凰玉內的指示,胡恒之的狀況并不好,他待在那個地方已經很久 ,似乎在療傷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更多的,可能是在躲藏,以逃脫敵人的追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爹,那群人怎么不進攻我們了 ?”

            山澗的一處密林深處 ,胡恒之兒子守在胡恒之身邊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在他們的身邊還有幾個長老,可惜個個氣息虛弱,身負重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不過此處我設置了隱蔽陣法,希望他們找不到這里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胡恒之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宗主,算下時間,回宗報信的弟子差不多應該引人過來了,我們待會和他們匯合 ,離開這里,只要回宗,就能憑借護宗大陣,殲滅一切來犯之敵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話的是三長老,他斷了一臂,傷勢駭人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,胡恒之心念一動,感知到鳳凰玉的動靜 ,心中一喜。

            夫人來了,定然是來救他們來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們周圍,有三支隊伍守在附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就在前面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梁香感應著鳳凰玉,心頭大喜。

            但這時候,陳安林忽然喊道:“大家停下?!?br>
            他喊得太突然,聲音又極大,所有人下意識停下腳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陳安林 ,怎么了?”胡月第一個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梁香扭頭皺眉,對于陳安林,她有點印象,知道他平日里和女兒走的挺近,好像是女兒的一條舔狗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次過來,她自己都沒注意到怎么他也跟來了,若是知道,定然是不會讓陳安林跟著。

            畢竟陳安林實力太弱,只是一個外門弟子罷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陳安林,你突然喊停下做什么?”陳慶奇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前方有詐?!标惏擦盅院喴赓W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    梁香心中一凜,來不及詢問他怎么知曉,梁香祭出一把飛劍,飛劍飛了出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嗖!”

            飛劍進入前方,緊接著就看到一道看不見的波動,一股強橫的力量朝飛劍席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隆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爆殺陣法!”陳慶目光一凝,不可思議道:“若是我們剛剛直接進入 ,恐怕直接會受到這股陣法影響 ,不死也要掉半條命?!?br>
            梁香美眉微動,深吸一口氣道 :“我知道了,恐怕有人早已經埋伏我們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宗母,現在怎么辦?”

            身后有弟子有些害怕,不敢前進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慶說道:“現在埋伏的陣法已經被我們發現,有了心理準備,這陣法不足為慮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話間,他抽出自己寶劍,一劍斬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陣法徹底失效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想不到,這等隱蔽的陣法也會被你們發現?!?br>
            隨著陣法消散,陣法的另一面,站著一群黑袍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迷蹤教?!笨吹竭@群人打扮,梁香皺眉。

            迷蹤教是一支邪教,干過不少傷天害理的事,尤其是暗中通過各種毒計,滅過不少家族和門派。

            嗖嗖嗖!

            瞬間,眾人周圍又出現兩支隊伍 ,均都是迷蹤教的人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想不到這次宗母親自帶隊,梁香,束手就擒吧 ,做我的夫人,我保你不死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為首的人,身上黑袍繡著猙獰巨龍,正是迷蹤教大長老,木尅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修為極高,有著先天巔峰修為,很多人都說 ,他已經達到了半步金丹 ,饒是面對金丹高手,也能戰個幾個來回。

            也因此,雖然陣法沒起到效果,但有他這個高手兜底,沒有任何問題。

            在陳安林這邊,公認的兩個高手,分別是梁香和陳慶。

            梁香也是先天巔峰修為,但畢竟是女人,后期靠著藥物堆上來,實力上不如半步金丹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陳慶,進入先天巔峰時間還不久,無論是手段還是經驗,都不如木尅這個人老辣 。

            別看先天巔峰和半步金丹只差這半階的境界修為,但就是這半階,兩者的區別如同高山和平原那般,區別很大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木尅老賊,我殺了你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慶哪里肯讓師娘受辱,怒吼一聲,提劍殺了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對手是我?!?br>
            忽然,另一支隊伍之中 ,一個青年殺了出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迷蹤教二弟子,黑山。

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實力相近,一出手就是雷霆攻擊。

            梁香咬著牙,她知道,只剩下自己能夠對付木尅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是 ,她沒有一點信心。

            怎么辦?怎么辦 ?

            她看向邊上胡月,悄然說道:“乖女兒,待會娘要是打不過人家,記得自己先逃,可千萬不要做傻事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娘!”

            胡月一咬牙:“沒事的,我有信心?!?br>
            梁香搖頭感慨 ,自己這個女兒什么都好,就是太過于自負。

            她以為,那些人也會像宗里那些弟子讓著她么?

            不會的,她深知一個漂亮的女修落入敵手,會是什么樣的情況。

            簡直是生不如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時候別胡鬧了,記住,一定要走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梁香朝陳安林看去:“你實力弱,和她一起走,就是死,也不能讓胡月落入敵手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哦?!标惏擦盅院喴赓W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梁香,是不是在和女兒商量怎么逃跑呢?別商量了 ,此地外圍都被我的人圍住,今日,你們一死,待會我們就會殺上無雙派,血洗宗門 ?!?br>
            談話間 ,木尅拎刀而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讓人大跌眼鏡的是,胡月走了出去:“娘,我上去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梁香一下子沒反應過來:“女兒,你瘋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以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嗖!

            胡月一個箭步,已經脫離了梁香的掌控,來到場地中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女娃子,你這是趕著來送死啊,不過你放心,我們迷蹤教對漂亮女娃子很溫柔的,不會殺了你 ,以后你就做老夫的小夫人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木尅狂妄叫囂,根本沒考慮胡月真實戰力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下一秒,胡月身上氣勢暴漲。

            跟著陳安林學習這么久,胡月實力突飛猛進 ,跟開掛了一般,早已經跨入金丹,成為了金丹高手 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胡月才有自信,一個半步金丹而已,有什么資格在她這個真正的金丹高手面前叫囂?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            木尅一愣,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是感應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胡月發出的攻擊,讓他不得不警惕。

            太強了,這股威勢,在他教主身上才能感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居然這么強,呀!”

            木尅避無可避,只能拼死抵擋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交手一招,木尅就驚奇發現,胡月雖然年輕,但所用武學卻是如此精湛。

            這說明,胡月對武學的理解,達到了很恐怖的地步,否則年紀輕輕,怎會如此強?

      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            三招還沒過,胡月刁鉆的攻擊,便讓木尅堅持不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    下一秒,木尅被擊飛,落在地上,心口發悶之下,一口黑血噴出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一幕發生的太快,不要說無雙派這里的人 ,就是迷蹤教那邊的人,看的也是發愣 。

            和陳慶對戰的黑山因為太過驚訝,被陳慶抓住弱點,一時不察,便被打翻在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木尅,今日我殺了你,為以前被你害死的人報仇 ?!?br>
            胡月手起刀落。

            木尅只來得及說兩個字:“誤會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頭顱被斬飛。

            至此,整個迷蹤教群龍無首,剩下的都是阿貓阿狗,哪里再敢停留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殺!”

            胡月勢如破竹,如同虎入羊群,殺的迷蹤教眾人人仰馬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逃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快逃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迷蹤教的人紛紛逃跑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戰大勝。

            梁香來不及詢問女兒為什么忽然這么厲害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第一時間帶人找到了胡恒之所在的地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夫人?!?br>
            看到梁香 ,胡恒之激動不已,他知道,自己有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其他長老一個個也是老淚縱橫,可惜他們都不知道背后兇險 。

            若不是胡月力挽狂瀾 ,他們恐怕都要死。

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,只有胡月自己知道,這一切都是因為為什么,一切,都是陳安林讓她變得如此強。

            回宗的路上,考慮到敵人恐怕還會來犯,畢竟胡恒之重傷,這個時候絕對是進攻好機會。

            考慮到這些,陳安林悄悄和胡月說了,不要把他的事暴露出去,以此引誘敵人進攻,到時候他就是殺手锏。

            胡月冰雪聰明,大呼陳安林說的有道理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回宗之后,面對其他人的詢問,胡月表示,自己的實力是自己修煉所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天賦,這就是天賦啊?!遍L老們聞言,大呼意外。

            很快 ,整個宗門都知道了胡月天賦異稟,年紀輕輕,就將迷蹤教長老解決 ,放眼整個無雙派,何人能敵?

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,雖然胡月成長起來了,但胡恒之重傷之后,修為暴退。

            沒過幾日,就有傳言 ,胡恒之金丹期修為暴跌,實力恐怕都不如先天巔峰。

            離離開這個世界只剩下一個月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些日子,山下的陌生人來的越來越多,尤其是無雙城外圍,出現一處被開辟出來的營地,陸陸續續有陌生人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都是聽聞胡恒之實力不行了 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被幾伙勢力聚集起來,開始朝這里進發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胡恒之修為暴跌,雖然他女兒實力很強,可在我看來,不過爾爾,那日木尅被打敗,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,若是我,定能將那小丫頭斬下?!?br>
            一個老者陰沉沉說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今日我們齊聚在這,就是要滅了這無雙派 ,為我師父報仇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為我弟弟報仇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為我阿爹阿媽報仇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為我嫂子報仇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打倒無雙派,打倒無雙派?!?br>
            來到這里的一群人,均都是和無雙派有過過節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更多的,其實是烏合之眾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了,也不乏一些名門正派的人喬裝打扮,混入其中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年頭,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撈好處才是真的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恒山派雖然一直和無雙派交好,但無雙派已經不成氣候,更何況,那胡恒之竟然拒絕讓他女兒嫁給我兒子,哼,既然如此,我們也加入此次滅無雙大會,好好撈一筆好處?!?br>
            角落里,一群名門正派的人悄悄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尊英明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師尊說的好?!?br>
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場景 ,在此處不少地方上演著。

            無雙派內,此刻風聲鶴唳。

            底層的弟子都害怕不已,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            饒是上層的一些長老,此刻也很緊張。

            胡恒之和一群無雙派的高層齊聚一堂,商討眼下形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恒山派,烏梅宗,靈丹山,七星閣,很多與我們交好的宗門我們都聯系了,只不過,他們都說宗內人手太少,來不及救援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外事長老稟報著這些日子那些宗門的回話,有些無奈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哼!一群見風使舵的狗東西,以前宗主實力高深,這群人趕集似的來拍馬屁,現在好了,見到我們的人都躲著走!”有人憤怒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,形勢比人強啊,他們擺明了不會救我們,我們需要自救,宗主,我的建議是,逃離這里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殺出一條血路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,在這里我們起碼有護山大陣,若是離開了,一旦被包圍,怎么可能面對那么多人攻擊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留在這里,豈不是被人包了餃子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包餃子就是死了,也是拉那群人當墊背 ,怕個毛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 ?!?br>
            看著底下這一群人,胡恒之目光閃爍。

            宗門臨危之際,誰忠心,誰心里有小算盤 ,簡直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慌?!焙阒嗣旖窍∈韬?,淡淡道:“護山大陣能抵御大部分攻擊 ,起碼能夠讓我們支撐一個月 ,這一個月,我們逐個擊破,定能力挽狂瀾?!?br>
            這番說辭,很像是安慰人的話 ,底下的人一些人目光閃爍,也不知道想著什么 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這些日子很淡定。

            在這關鍵的日子里,他陸陸續續發現了不少對宗門不忠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有的人商量著離開 ,有的人決定叛逃 ,甚至有的人聯絡外面,告知護山大陣如何破除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有大事發生,這些日子藏書閣來的人少了很多。

            突然,只見胡月快步跑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?!焙卵凵窦鼻?,“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慌慌張張做什么?我不是和你說了,萬事有我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走到胡月面前,替她輕輕捋了捋凌亂的發絲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段日子危機中的成長,讓胡月有了別樣的味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胡月小臉微紅,不過還是緊張說道:“剛剛護山大陣的陣眼,被五長老和六長老偷走了,護山大陣無法開啟,山下的人要上來了,勢必要把我們包圍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哦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,你不擔心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胡月焦急的在屋里踱步,她知曉陳安林實力非比尋常,可如今護山大陣沒了 ,面對那么多數量的敵人,這可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    據可靠消息,外面來的金丹期高手,足足有五位,這還沒包括隱藏在里面的金丹期高手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知道陳安林厲害,是金丹期高手,可還是有些不夠看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胡月,早就和你說了,不用擔心 ,事實上,陣眼之事,我早就知曉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胡月急了:“你知道了 ,為何不攔著他們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真傻?!标惏擦质种更c了點胡月額頭 ,笑道:“攔著他們 ,怎么把后面的人引出來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這次宗門之危,雖然是危機,但也是一次機遇,正好將宗內亂七八糟的人找出來,并且引誘敵人進來 ,一網打盡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他們畢竟那么多人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你放心 ,到時候我來?!?br>
            有了陳安林保證,胡月輕松了一口氣,重重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傍晚時分,聯盟軍隊在無雙派山下合圍,隨后便有傳言,無雙派護山大陣陣眼被偷,五長老和六長老,以及一群弟子背叛宗門,早已經下山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諸位 ,如今護山大陣陣眼被我和老六拿走,無雙派沒有陣眼,大家一鼓作氣殺上去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 ,想不到堂堂無雙派也會出了你們這兩個叛徒,不過,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,除非你們打頭陣 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話的,乃是迷蹤教的教主,李明宗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前他手下死在胡月手上,傷亡慘重,這次他親自帶隊,勢必要鏟除無雙派,讓他們知道迷蹤教的厲害。

            五長老面色一變:“李明宗,你之前可不是這么說的,還說我們只要偷出陣眼,就會放過我們?!?br>
            李明宗淡淡道:“所以我沒說要殺了你們,只是讓你們打頭陣而已,怎么?不愿意的話,你們就是無雙派派來的奸細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啰嗦什么,快點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趕緊的,要不然休怪老夫下手狠辣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瑪德!”

            五長老和六長老對視一眼,心中后悔不已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一下,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后面的一群弟子更是無比后悔 ,早知道待在宗里了,這下麻煩了。

            ttp:

        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 :  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24章 扫地小弟子——想要一网打尽(加更求月票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你驚擾了時光

        楊建寧

        霸道總裁的獨寵妻

        晉知華

        斗羅之無敵

        安格

        快穿之炮灰女配要逆襲

        文若曦1

        穿越錦繡農家女

        林履新

        重生六零小萌妻

        高瑛
        人妻激情偷爽文

          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