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
            怨靈厲害程度不在于年齡大小,而是在于怨念程度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前的小孩子怨念不是很強,但一直生活在這里的它根本不知道‘慫’字怎么寫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      怨靈朝陳安林張開嘴巴,尖利的牙齒仿佛在威脅陳安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施主脾氣很大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一拳朝小孩嘴巴砸去,牙齒化為黑色氣霧消散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發現,隨著他持續的戰斗,自己對佛力的掌控越來越深,越來越強 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前對付怨靈,自己佛像金身佛力一下子迸發而出,總是將怨靈秒殺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不是他本意。

            也不是他心里的超度方式。

            而現在,他終于差不多能夠精準控制佛力。

            沒了牙齒的小孩子表情一下子僵住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溫柔道:“現在,你是不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呢 ?”

            聽著陳安林溫柔的話,小孩子臉上露出了恐懼的表情,下意識的小孩子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,我問你,哭聲是你的?”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警惕的看著陳安林,微微點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為什么哭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不要我,我好傷心 ?!?br>
            也是個可憐的娃啊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母愛爆棚,嘆了一口氣,在一旁問道:“媽媽為什么不要你?”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微微搖頭,“我不知道,我一醒來,就在底下,我看不到 ,我很冷 ,我好傷心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雖然變成了怨靈,但沒傷過人,屬于無害怨靈?!本凭僭f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又問:“你有沒有見過和你一樣的東西害人?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指的,是前些日子這里發生的客人溺死在男廁便池的事件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事情發生在男廁,不在這個女廁,但兩者相差只隔了一堵墻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相信,同為怨靈,男廁發生怨靈殺人事情的時候,這個小孩子應該知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果然,小孩子沉默了,而后微微點頭:“殺了人,是害人嗎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是害人,你看到害人的是誰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他長得很恐怖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開始講述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天,他原本躲在廁所的角落里無聊的在地上畫著圈圈。

            沒一會兒,他感受到一個很好聽的聲音傳來,有人好像要找他玩。

            從有意識的時候起 ,他就一直一個人,他特別孤獨。

            忽然有人找他玩,讓他很開心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不知為何,明明有人找他玩,他卻怎么也找不到別人 ,于是他只能哭。

            聽了他的講述,陳安林明白,小孩子這是遇到了招魂游戲。

            招魂游戲的玩家通過招魂呼喚他,可是他找不到那些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傷心的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沒多久 ,他感受到了一股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氣息,有同類進來了,就在隔壁的男廁所。

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過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親眼看到,一個正要上廁所的男人在便池里,被一只蒼白的手按住了他,活活溺死在便池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本能的覺得,這是不好的,這是不對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,殺人的怨靈回頭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繼續講述:“他長得很恐怖,脖子是斷著的,雙腿雙腳也一樣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由于小孩閱歷太少,具體的形容詞它怎么都形容不出來,只能胡亂比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后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么?”陳安林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他看到了我 ,盯著我沒說一句話,就走了,我順著他的路跟了出去,發現他跟在一個人的身后 ,好像是死人的同伴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讓高井慧子把那天三個死者的照片拍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高井慧子會意,在酒井橘原的陪同下,去了辦公室,把監控視頻的三個死者照片存到手機里,拿了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接過手機,對著小孩子問道:“是里面的哪一個人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他 ?!毙『⒆佑仔〉氖种钢钢虚g最矮的男人。

            高井慧子皺眉道:“坂田秀一郎,他已經死了 ,就是在馬路上無緣無故被什么東西推到馬路上被撞死的那一位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在廁所里踱著步,想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半響后,他才說道 :“看來,這次的事情并不是因為招魂游戲引起,這只能算是個引子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君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殺死這三個死者的怨靈,恐怕是和這三個死者有仇,所以才會輕易被招魂術召喚出來,借助招魂術,殺死了他們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道:“這么看來,怨靈一直是跟著他們的,所以招魂術才會輕易召喚,而且血腥瑪麗這個游戲,因為聯通鏡子里面詭異世界,怨靈通過鏡子出來,有很大的幾率變成邪惡怨靈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點頭:“真相了,橘原桑,報案吧,讓警察查一下這三個人以前有沒有犯過命案什么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,那這孩子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超度了吧?!标惏擦终f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是你來 ?!标惏擦挚戳丝醋约旱氖?,他來超度的話,這孩子恐怕魂飛魄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沒多想,朝高井慧子道 :“慧子小姐,還請退后一點,我要超度了,以后你這里不再會有哭聲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謝謝,謝謝?!?br>
            高井慧子連忙后退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學著酒井橘原的動作,忽然發現 ,她的超度方式不好學 。

            首先就是材料。

            她拿出了好幾個瓶瓶罐罐,而后點燃一支特質的香 。

            小孩子聞到這股香味之后,貪婪的聞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孩子,聞吧 ,馬上送你上路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搖晃了一下小巧玲瓏的鈴鐺,默念幾句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,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,超度才結束。

            看的陳安林無聊的都要睡著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弄好后,小孩子吸走了最后一口香燃燒發出的味道,咂咂嘴吧朝陳安林和酒井橘原說道 :“好像有人找我,我要走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再見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點點頭,小孩子的身影緩緩消失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里的情況結束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高井慧子付了錢之后,陳安林和酒井橘原來到馬路上,上了車 ,酒井橘原拿出一百萬日元,塞到陳安林手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喏,這是給你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都給我了,你自己呢?”陳安林有些詫異,這小富婆一點都不在乎錢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缺錢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無所謂的擺擺手,活脫脫的一個小富婆。

            其實酒井橘原也有自己的小伎倆 ,先把陳安林伺候好,打好關系,以后有什么事找陳安林幫忙,那就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 ,酒井橘原打給負責這一片地域的警察 ,告訴了他們這次案件的發現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就是查找死者三人生前有沒有過犯罪行為。

            到陳安林家樓下的時候,已經天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笑道:“安林君,今天的事那就謝謝了哦 ,對了,明天有空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明天還有案子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道:“哪里會有這么多 ,我是想大家都是同行,可以互相交流一下抓鬼的心得,你說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,我對你超度的方式和開光挺感興趣的?!标惏擦种毖圆恢M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好辦,你要想的話,明天我可以讓你看下我怎么開光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完,酒井橘原不好意思道:“不過說實話,開光這個活我師父厲害 ,我就不行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哪里不行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都不行,比如我師父開光一個符靈,她的符靈效果很好,能夠諸邪不侵。我的就差了,好像沒什么效果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沒什么效果?那和沒開光有什么效果?”陳安林奇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效果就是,我的符靈開光之后,好像特別容易招鬼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有些尷尬,她畢竟是神社赫赫有名的傳人,師父開光那么厲害 ,什么都能開光。

            她呢?

            哎 ,想想以前開光的一些事 ,她就尷尬。

            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一聽,‘容易招鬼?’

            他直接笑了,“呵呵呵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心中一緊,為何安林君忽然發出這種癡癡地笑聲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笑的時候,真好看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,安林君?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呀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既緊張,又有些期待的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點了點頭,又連忙搖頭:“沒呀,只是想到你開光后的符靈容易招鬼,這個感覺不錯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這還不錯?人家都是拼命不想見鬼 ,你倒好,還覺得不錯呢,你是不是故意的?欺負人家呀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的多了,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想,我們本身就是降妖除魔來著的 ,若是容易招鬼,那不用自己去找,不是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話雖如此 ,不過我可不想天天見鬼 ,抓鬼太累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感慨一聲,笑瞇瞇道:“安林君,還是你厲害,這年頭像你這么愛抓鬼的,真的太少了,我很想知道,是什么讓你如此堅持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正義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哇……安林君好厲害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在陳安林這幅身體顏值的加持下,酒井橘原徹底變成了小迷妹,兩眼放光似的冒著小星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 ,一般一般,那么說定了,明天我們討論一下如何開光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的好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橘原桑,你把開光術和我交流,你師父不會怪罪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據陳安林了解,島國和華國一樣,本土一些流派的秘術,功法 ,那都是每個門派勢力的絕密 ,正常情況下這些東西都是不會隨意教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更不會說拿出來和人交流。

            而這個酒井橘原倒是大方,毫不猶豫的拿出來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就是傳說中的敗家嗎?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微微一笑,解釋道:“你的意思是 ,擔心別人學習了我的開光術吧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你不擔心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林君真的是想的周到呢。不過請放心,開光術這些東西可是很難的,師父每次為人開光,都是光明正大開光,從不藏著掖著,就算如此,到目前為止都沒人學會過呢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心中暗笑,小女孩就是年輕啊,到時候看著吧,自己學會開光術的時候,酒井橘原一定很驚訝吧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告別了酒井橘原之后,陳安林回到家,關上門后 ,開始練習酒井橘原的超度術。

            今天酒井橘原在給那下孩子怨靈超度的時候,他就在一旁看著 ,同時也在學習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讓陳安林無語的是,這一招耗時實在太長,有些不方便。

            也因此沒有完全學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,我這模擬學習也有學不成的東西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嘀咕,好在他把方式方法記在心里,接下來不斷練習,應該還是可以的 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而在酒井橘原這邊,她開著車迅速來到一處郊區山里面,這里只有唯一一條公路貫穿森林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公路行駛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之后,一條小路赫然出現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條小路并不是混泥土路,而是石子路,狹窄彎曲,路并不好走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酒井橘原對這一片非常熟悉,一過來,車子并不減速 ,穿過一排種植著黃色鮮花的田地之后 ,便看到了一幢島國的古建筑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便是這里著名的花里覓神社 ,有數百年歷史。

            傳聞古時候的時候起 ,這里便非常有名,很多大名都會前來跪拜,乞求災厄遠離家人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古建筑有些年頭了 ,但門口處倒是??恐簧佘囕v,白天的時候人更多,都是一些信徒前來跪拜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把車挺好,并沒有朝正門走去,而是踩在一條小路,繞到花里覓神社的后面。

            打開一間白色的木門,這個地方是游客止步的 ,不允許閑雜人等靠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慧子小姐那邊的事情我解決啦 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進門,酒井橘原銀鈴般的聲音響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…………”略顯干澀的聲音傳來,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回頭喊道 :“橘原,不是早就和你說過 ,我們神社一族,萬事不能一驚一乍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對不起師父,我只是太高興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不好意思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 ,慧子小姐打電話和我說了,還說是一個很英俊的小和尚和你一起做的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?!闭f起陳安林,酒井橘原眼睛里又冒出了小星星:“他真的很勇猛的,是我見過的最勇猛的小孩子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他是哪位高僧的徒兒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南播萬大師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說道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南播萬…………”酒井橘原師父皺起了眉頭。

            她本名叫倐田步美,年輕時候是有名的神社弟子,聽說過不少名僧大師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她從未聽說過什么南播萬大師。

            ‘也許是海外名人吧?’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心中想著,搖了搖頭 :“為師并未聽說過什么南播萬大師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你都沒聽說過啊,我聽說你年輕時候發生了萬鬼出籠事件,數不清的妖魔被西方煉金術士放出 ,煉制妖魔,當時來了很多大師斬妖除魔,難道這里面沒有南播萬大師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笑著搖頭:“想的太簡單了,這個世界上,妖魔無數,但高人也有很多,真正的高人,那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 ,有時候斬妖除魔之后,可能很多人連名字都不知道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?!?br>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站了起來,看著不遠處 ,嘆氣道:“當年,我如你這般大小的時候,什么都不懂 ,最厲害的一招就是煉符術,開光術和你一樣差,我師父叮囑我,萬鬼出籠,夜間不宜出去,尤其是鬧鬼的中心區域,千萬千萬不能過去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可惜,為師當年愛玩,還是過去了,那個地方真的變的很亂 ,很多人被惡鬼殺死,鮮血橫流,就是很多大師都死在那里,而后為師遇到了一個僧人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也遇到過高僧 ?”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眼睛一亮,和師父聊天這么多次,她還是第一次聽師父講她年輕時候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?!眰偺锊矫罁u著頭:“罷了,往事不堪回首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你不對勁?!?br>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眼睛一瞪:“哪里不對勁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以前你講自己和妖魔鬼怪戰斗的事,都是很愛談的,這次怎么不說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因為沒什么好說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我一直很奇怪,我看你照片,那么漂亮的你,怎么一直沒有結婚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又是一嘆,“都過去了,不提也罷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敏銳的察覺到倐田步美似乎有什么心事,問道:“該不會和那個高僧有關吧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沒有,別瞎說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肯定是了,師父,你就說說唄,搞不好你那位和我認識的那個和尚,他們也許是一個寺廟呢?而且都是和尚,搞不好都認識?!?br>
            聞言。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眼睛一亮:“可能認識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所以你說說唄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眼珠子一轉,笑嘻嘻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恐怕就是倐田步美都沒想到,自己這個乖徒兒會坑她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,倐田步美開始講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當年,她法力不高,在萬鬼出籠事件發生后,她一腔熱血過去,卻沒想到陷入險境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后 ,那個高僧出現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段時間,我們經歷了很多,他很強大,是個技術很好的人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師父,你指的是哪方面技術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對勁!”倐田步美盯著酒井橘原無語。
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笑道:“開個玩笑啦,師父,你沒生氣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你這孩子,老是這么沒大沒小,哎…………其實我們之間很純潔,我們度過了一段很特別的時光,那段時間為師的開光就是這樣成長的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那那位高僧的開光術也很厲害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聞言。

            倐田步美臉上涌現紅暈,“是啊,很猛。好了,不說這些了,那位高僧叫木村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木村?!?br>
            酒井橘原默念這個名字,暗道怪不得師父開光術這么厲害 ,原來是跟著高僧學習的。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32章 午夜凶铃——小僧要开光(加更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哥布林殺手小說

        樊凱

        巔峰的神

        我心唯儀

        歐亦歐公司可靠嗎

        張公堤

        老婆對我性冷淡怎么辦才好

        陳紅麗

        姑胥府

        三月季候楓

        重生之六零

        水迸流
        人妻激情偷爽文

          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