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
            ‘果然,四個人偶率先找的玩家,是膽小躲起來的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暗暗點頭,電影中就是這樣,先去找躲起來的一個女學生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也不著急,反正玩家死的越多,對他來說越好,他這邊只需要有一個板橋雪就可以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下一關中,有一個魔鬼狀態的人偶會在走廊里追殺玩家。

            逃避追殺的辦法只有一個,那就是找人牽手,只有這樣,惡魔人偶才會不攻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 ,我們一起玩游戲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朝黃頭發女人發出邀請。

            黃頭發女人倒也挺冷靜,心中暗罵自己都躲起來了,怎么還找上她的同時,嘴上說道:“能不能讓他們先玩,我有點不舒服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笑著道:“不行的哦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能不玩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啊?!秉S頭發一喜 ,但下一秒她笑不出來了 。

            千代道:“死了就可以不玩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黃頭發女人連忙解釋道:“沒沒,我開個玩笑,我現在迫不及待想要玩呢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嘻嘻嘻,真的嗎?那太好了,我們一起玩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黃頭發女人沒辦法,只能給自己眼睛圍上白布 。

            美妙的音樂再次響起,這次 ,這個女人緊張的聽著四周的聲音。

            四個人偶的聲音交織在一起,若是不仔細聽的話,根本聽不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竹籠子,竹籠子,籠中的小鳥,什么時候,什么時候出來,清早的傍晚,白鶴和烏龜滑倒了,背后對著你的是誰?”

            聲音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    黃頭發女人很緊張,她剛剛仔細的聽出來了,身后的聲音是千代,女聲。

            可關鍵是 ,剛剛那個男的也聽出聲音了,為什么還是失敗了?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 ,不遠處的板橋雪,忍不住詢問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豎鋸大神,那個…………你能和我說說,剛剛那個男的明明聽出聲音了,為什么還是失敗?”

            這一點 ,陳安林其實也不了解,因為電影中主角前面的人都猜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看向四周房間 ,只能隨口道:“這里房間問題吧,很空曠,這就造成了聲音會有回音 ,很容易會混淆聽覺?!?br>
            被這么一提醒,板橋雪忍不住感慨 ,還真是這樣。

            她剛剛其實也這么猜了,可沒敢確定。

            現在看來 ,果然如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豎鋸大神,待會我就要游戲了,我好擔心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忍不住說道,看起來楚楚可憐。

            她這個樣子,除了是真心之外,其實也有一點小心思。

            言下之意,其實就是說我是你小弟了,待會只能我上,我就要死了…………

            若是陳安林真的有心帶她,那最好是告訴她怎么活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是她的小心思,因為她不敢明目張膽的詢問,免得讓陳安林不悅 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掃了一眼這個精明的女人,這才說道:“你不用管,待會我來 ,你不用死?!?br>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張了張嘴,她很想說,你是不是弄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就算你玩過了游戲,那我還要玩啊。

            心中奇怪的同時,她也不敢問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前的人是豎鋸,萬一把他惹惱,誰知道會怎么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豎鋸應該不會亂說,我一定要根據占卜上面的答案做 ,無條件的,去相信他?!?br>
            打定主意后 ,板橋雪認真的站在陳安林身后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次郎,我猜是次郎!”這時候,黃發女人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搖搖頭,她又猜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的背后,其實是千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錯了 ,我是千代?!迸伺寂d奮的笑了起來:“你猜錯了呢,猜錯的懲罰,是死 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?!?br>
            黃發女人摘下白布眼罩 ,不可思議的回頭看去,發現真的是千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是你,這怎么可能?!彼@恐萬狀,剛剛她確實聽到的是千代,可是,她怕和之前那個男人一樣猜錯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她決定,按照反方向猜,沒想到還是猜錯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!”

            未等她反應過來,次郎雙目射出一道紅光,射入女人的腦門。

            當即,黃發女人被控制住,目光呆滯的看著前方 。

            四個人偶頭齊齊朝后仰著,使勁向后拉。

            女人雙腿也被扒開,疼痛,讓女人痛苦萬分。

            大那是根本沒用,四個人偶殘忍的笑著,頭向后仰的幅度越來越大,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    終于,‘嗤啦’一聲,女人雙腿被拉開,扯成兩半。

            鮮血流了一地。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被嚇得捂著嘴巴,都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            她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陳安林,祈求他幫助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直接無視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哇,游戲真好玩呢,可惜他們都不會玩?!被ㄗ有χf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次郎則是看向陳安林和板橋雪這里,說道:“那么 ,下一位誰來玩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誰要玩呢,誰要?”

            之介叫喚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一咬牙,準備主動走出去,在她看來,雖然眼下是死局了,但是對方是豎鋸,他承諾過自己,那應該不會亂說。

            看到板橋雪主動出來,四個人偶臉色越發燦爛,這個女的很懂事啊,孺子可教 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沒想到這時候,陳安林走了出來,按住了板橋雪肩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神,你…………”板橋雪不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來?!?br>
            剎那間,激動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都激動壞了:“謝謝你,大神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沒說什么,他這么做,自然不是真的想要救她,純粹是因為待會有用得著板橋雪的地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哎呀,看來我們的游戲很受歡迎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那么既然你自己走出來了,那就過來吧,讓我們盡情的游戲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四個人偶歡快的說著話,朝陳安林笑著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朝前走,來到了中央處,之前黃頭發女人的尸體就在邊上,腸子流了一地,格外滲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,面對這樣的場景,陳安林面色絲毫不變,安靜的把白布綁在自己眼睛上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還真是個勇敢的孩子呢 ?!?br>
            花子笑著說道 。

            之介也是感慨:“好希望能完成游戲啊,這樣我們的游戲才會更好玩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 ,我們要開始了哦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笑了笑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平靜道:“開始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好嘞?!?br>
            美妙的音樂聲響起,四個人偶按照順序,開始唱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竹籠子,竹籠子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聽著歌聲,但根本沒去管哪個人在唱歌,因為他知道,無論聽到哪一個人偶的聲音,都沒用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懷疑,這四個人偶發出的聲音是可以變幻的 ,起到了讓人分不清聲音在哪里的目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‘果然,最終還是要用電影里主角的那個辦法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心中暗笑,這樣一來,這個看似無解的游戲,變得很簡單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吉田小林,你身后的是誰,猜一下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四個人偶異口同聲喊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沒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是這個辦法必要的步驟。

            規則規定,當歌聲停止之后,有十秒的時間給予玩家選擇。

            當快要到十秒的時候,會有一個人偶提醒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現在就在等這個人偶提醒。

            提醒的時候,是單個人提醒,這樣一來,就能通過這個人的位置,來猜到其他人偶的順序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這四個人偶的順序是固定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比如花子第一個人偶的話,后面是次郎,之介,千代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就是順序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心中默念著時間,當過了8秒的時候,千代說話了:“好了哦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的聲音是從正面傳來,那么自己的后面就是…………花子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花子,我的身后是花子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聲音落下,四個人偶都直接愣住。

            別看他們口口聲聲說什么希望別人能完成游戲 ,其實心里是不愿意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若是被別人完成游戲,則意味著自己也會…………死!

            “不對,時間已經到了?!鼻Т妻q說道 :“我已經說了,好了哦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冷笑道:“你錯了,你說好了的時候,時間是第8秒,而我說出花子的時候,是在第9秒說出,也就是說,我贏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……不對,你說的不對?!鼻Т妻q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讓我猜猜你為什么這么著急宣布,因為你害怕我猜對,所以提前宣布,可惜,你太急了 ,聰明反對聰明誤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完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冷笑道:“另外,我說的對不對,由不著你們來回答,而是由規則,我們若是違反規則,我們會死,但你們也一樣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愣住了,它沒想到陳安林這么胸有成竹。

            之介這時候失落的說道:“好像……他說得對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千代,你為什么這么著急說,你…………哎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我不要游戲結束啊?!?br>
            千代叫喚著,而后,‘砰’的一聲,它直接炸成粉末,但與此同時,一個鑰匙從它體內被炸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呀呀呀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另外三個人偶齊齊叫喚了一聲 ,隨即全部被炸碎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獲勝了?!标惏擦之惓@潇o,朝板橋雪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心情復雜,她此刻很慶幸,慶幸自己從頭到尾都聽陳安林的話。

            否則,她恐怕早就和那個黃頭發女子一樣 ,被撕成兩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走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撿起了地上的鑰匙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嗯嗯?!?br>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‘接下來就是那個會飛的惡魔人偶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邊走邊想,那個人偶尋找的是單獨行走的人,只要牽著別人的手,惡魔人偶就不會主動攻擊別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正走著,面前一個男生驚恐萬狀的跑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救命,救命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男生身后的拐角處,一個身體黑色,頭上長著雙角的惡魔人偶,揮舞著雙手撲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寂寞啊!!”惡魔人偶聲音兇歷,追擊著前面逃跑的男生:“要是沒有朋友的話 ,那就去死吧,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來吧,來吧,來吧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惡魔人生離那個男生已經近在咫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救我,救我啊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男生朝陳安林大喊著,他剛剛僥幸猜對了背后是哪個人偶,沒想到出來后就遇到了這個惡魔人偶 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悲的是,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辦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!”

            淬不及防之下,男生被地上的雜物絆倒,滾落在地。

            惡魔人偶笑著撲了過去,眼睛一亮,對著男生發出一道激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男生頭顱炸裂,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快跑?!?br>
            見到這一幕,板橋雪哪敢停留,就想要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急!”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直接拉住了她,解釋:“這個惡魔說了,要是沒有朋友的話,那就去死,這么明顯的提示,你不會么 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愣愣的盯著陳安林,察覺到陳安林拉著自己,她恍然大悟:“牽手就可以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牽手了就是朋友 ,人偶不會追過來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豎鋸已經這么說了 ,板橋雪只能等著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后,讓她意外的是,果然,惡魔人偶走過來,笑著道:“你們是朋友,我要去追其他沒有朋友的人 ?!?br>
            很快,惡魔人偶消失在走廊盡頭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豎鋸大神,你真厲害?!?br>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現在是真的服氣了,豎鋸大神實在是太穩健了,從頭到尾他都冷靜無比,敵人簡單的一句話 ,他就能分析出這么多 ,試問,誰能做到他這一點?

            她覺得沒有人 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點成就,陳安林自然沒在意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后,他撿起地上死去的這個人掉落的鑰匙 ,交給板橋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拿著,后面肯定有用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嗯 ?!?br>
            他拿著大鑰匙,心中想著下一步。

            待會,走到盡頭之后,他們面前有一扇門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扇門上有七個孔,也就是說,需要7把鑰匙才能離開這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兩個人走著,終于來到了盡頭,此刻 ,已經有四個人站在這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分別是三女一男。

            看來,剛剛那一關中女人的幸存率比較高。

            走到這一關 ,事實上已經不再是原本學校里的學生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前的四個人,都穿著其它學校的制服。

            看到陳安林和板橋雪進來,他們眼睛一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很好,這樣我們有六把鑰匙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還差一個人 ?!?br>
            正說著,外面再次傳來腳步聲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,竟然來了三個人,其中這三個人中,有兩把鑰匙 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淡淡說道:“這里只有七個人同時擰動鑰匙,才能離開,而我們這邊有9個人,8把鑰匙 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,有兩個人必須要淘汰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話的,是一個穿著吉良高中校服的女生,她長得滿臉麻子,短發,整個人好像是男人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身體非常健碩,沒人敢招惹。

            陳安林繼續道:“時間只剩下3分鐘了,你們剛剛來的三個人,只有一個人能活?!?br>
            他說話冰冷,讓人感受到不好惹。

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板橋雪跟小弟似的站在他身后,儼然兩人組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兩人,也不好惹。

            又一個男的說話:“還不快點,要不要我自己動手?”

            他滿臉橫肉,兇狠非常,讓人不敢招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忽然,早就過來的一個干瘦青年笑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笑的很陰森,臉色沒有血色,就好像好久都營養不良似的,手忽然指著剛剛過來的三個人說道:“你們再不動手,我幫你們一把?”

            這個人也一看不好惹,雖然長得瘦,弱不禁風似的,但是身上有股嗜殺的氣息 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算什么東西,用你幫?”

            剛剛跑過來的三個人中,一個體型較結實的人冷冷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看這個陰森青年長得瘦,朝身邊兩個人說道:“我倒是覺得,我們把他干掉比較好?!?br>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好哇,那我來看看,你準備怎么干掉我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陰森青年邪異一笑,他手上赫然拿出一支鋼筆 ,舉著鋼筆朝剛剛說話的人殺去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個人看起來瘦弱,但伸手有一股狠勁,一過去,整個人飛撲了出去 ,朝陰森青年捅刺。

            有武器和沒有武器是有本質區別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再加上陰森青年捅刺的地方全都是這個人脖子,三兩下,這個陰森青年脖子處鮮血猶如噴泉,狂噴而出。

            沒一會兒,他就倒在地上,身體抽搐。

            殺了這個人之后,陰森青年朝不遠處一個最瘦弱的人看去 :“還多一個人呢,那就拜托你也去死吧?!?br>
            這個人手里有一把鑰匙,一咬牙 ,朝著陰森青年沖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想殺我,我和你拼了?!?br>
            說著話,他把手里的鑰匙當成大鐵錘,朝陰森青年用力砸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有意思 ,有意思!”

            陰森青年笑著,身體左右騰挪,輕而易舉閃過‘鐵錘’攻擊 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后 ,就在對方落錘的那一刻,他角度刁鉆的忽然舉著鋼筆,對準了對方眼睛刺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噗嗤噗嗤!”

            連續兩擊,這個人捂著眼睛痛苦哀嚎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眼睛被刺中,這個人倒在地上痛苦打滾。

            陰森青年卻顯得很興奮,朝邊上剛剛和這個人一起的人說道:“愣著干什么,殺了他,你殺了他,我就不殺你,嘿嘿嘿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呀呀!”

            這個人是真的怕了,舉著鑰匙,朝地上眼睛被刺瞎,還在打滾的人砸了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連續三下,當場身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很好,現在不是好了么,人數到了 ?!?br>
            陰森青年笑了笑,朝眾人道:“對了,我的名字叫田野武,多謝關照 ?!?br>
            田野武說完,掃視全場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是個嗜血的人,在外面就是個冷血殺手,殺手排行榜赫赫有名的人物,綽號:冷面狂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田野武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板橋雪目光一凝,“你不會是那個綽號冷面狂魔的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我挺有名的嘛,你這也知道?!?/dd>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08章 要听神明的话——无条件信任(月底了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霸道總裁寵定你

        愿君多采擷

        抗戰之最強西南王完整版

        李子謝謝

        天降王妃

        火耳丹

        劍道獨尊

        朱仲麗

        我的身體被穿過

        甘桂林

        億萬爹地超給力小說免費閱讀

        a1海風搖
        人妻激情偷爽文

          <em id="gbre7"><tr id="gbre7"></tr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gbre7"><object id="gbre7"></object></rp><li id="gbre7"><acronym id="gbre7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bre7"><pre id="gbre7"></pre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gbre7"></for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gbre7"></tbody>